符景全:不一样的“牵挂”

本报记者 尹莉莉

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符景全(右)和机动组成员交流工作 本报记者 尹莉莉摄

记者见到符景全时,他刚下乡扶贫回来,皮肤黝黑,风尘仆仆,双眼却炯炯有神,站得笔直,脸上一直挂着笑容。

1989年退伍后,符景全做过环卫监察员、保洁员、垃圾清运工,现在是浦北县环卫站清运车队长兼机动组长。

符景全可以说是浦北“活地图”,这些年走街串巷打扫、清运……所经之处,留下一片洁净。

每天凌晨5点,当人们还沉浸在香甜的睡梦中时,他已经开工了。哪里有垃圾,哪里就有他日夜奋战的身影;哪里有卫生死角,哪里就响起他“沙沙沙”的扫地声。晨曦中,满身的尘土;夕阳里,一身的泥泞。

符景全所在的机动组共4个人,每天都要上街巡查,确保不留卫生死角。“哪里有需要,我们机动组就去哪里,我们专门负责监督乱扔垃圾现象和清理乱扔的废旧床垫、沙发、建筑垃圾等大件垃圾,没有人管的卫生死角,没人清理的我们就上。”符景全介绍,只要听到有卫生死角,有垃圾滞留,他就睡不着觉:“心里会不舒服,有牵挂,只有赶快去现场清理了才会觉得踏实。”

“他带领的机动组最积极,总是随叫随到,干的话也是最脏最累的。去年,他获得了县区‘城市美容师’称号。”县环卫站办公室人员李丽点赞符景全。对于荣誉,符景全只是淡然一笑。

很多人认为当环卫工人,脏苦累不说,还让人看不起,但符景全却充满激情,乐观努力,不知疲倦地在这个岗位上干了22年。“工作需要有人去做,既然做了就要做好。我也讲不出大道理,我们这有句老话‘情愿一人苦,换来万人吉’。”符景全觉得苦与累本来就是生活的一部分,这点苦算不得什么。

刚开始家人也不理解。儿子小学的时候经常会委屈地告诉他;“爸爸,那些同学都叫我‘垃圾仔’。”符景全就跟儿子说:“人家讲人家的,我干我的,不用计较别人说了什么,做好自己就行。”后来,儿子考上了四川大学,还到西安大学读了研究生,现在在杭州工作。“很欣慰,孩子很争气,家人现在都很理解和支持我的工作。”符景全笑言。

如今,环卫工作已不单靠人力完成,扬尘水车等机械设备的“助阵”提高了作业效率和质量,也减轻了保洁员的劳动负荷,为美化环境增添了不小的动力。

见证着环卫工作从人工清扫到人机结合清扫的变化,符景全打心眼里高兴。但更让他高兴的是,群众的环保意识增强了,浦北更整洁美丽了。

回页顶部